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苏区政府财政收入来源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国民党对中央苏区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使苏区军民物资匮乏、生活困顿,为打破这种局面,苏区政府一方面积极开展生产自救,另一方面也想方设法进行面向白区的“对外贸易”。用苏区多余的产品(谷米、钨砂、木材、烟、纸等)与白区的产品(食盐、布匹、洋油等)进行交换。

苏区制定了许多保护优待白区商人的政策,设置绿色通道,实行低税率,部分物资甚至免税,使白区商人在商品交易中也尝到了甜头,赚取了较高的利润。

白区商人积极寻找商业渠道,对国民党限购物资采取一些对策,囤积物资提供给苏区,设法开辟通商途径,把大批的食盐、布匹、药材运到了苏区。白区商人与苏区贸易交货地点一般在深山密林间,他们把食盐、布匹、药品等苏区紧缺物资卖与苏区对外贸易局。交货时一旦被敌人发现,便把货物装入早已准备好的棺材里,商人装扮送葬队伍蒙骗敌人。凡白区商人卖到苏区的物资,一律由对外贸易局掌控,而后再分配到各区、乡消费合作社组织供应。白区商人还买通一些国民党中下层官员,把枪支、子弹也卖给商人,由白区商人转卖到苏区。一些从苏区逃走的地主甚至也做起了苏区和白区之间的贸易。

苏区的国家银行行长毛泽民直接领导“对外贸易”,毛泽民审时度势,决定利用军阀的贪婪和内部矛盾,和他们进行地下交易。为了支持对外贸易,国家银行从300万元经济建设公债中,拨出100万作为外贸资金。钨砂出口是对外贸易的重头戏,由他亲自出马。

赣南号称“钨都”,有大小钨矿上百个。钨可以制造灯丝,钨钢又是制造枪械的关键材料,在国际上很抢手,是重要的战略物资,钨砂的收购长期被洋人和军阀官僚垄断,源源不断地倾销到海外。但因为多年战乱,当地的矿区已经破败不堪,1932年春,苏区成立了中华钨矿公司,毛泽民兼任总经理。他立即招募工人恢复钨矿生产,由苏维埃政府统一收购,并积极寻找销路。

当时,国民党许多军政要员都有自己的买卖。广东军阀陈济棠,既炒黄金,又收钨砂。粤军第一军军长余汉谋、第一师师长李振球也曾经营过钨砂出口,还成立了双田公司,后来被蒋介石发现,才被迫停止。

毛泽民通过一名地下党员与李振球的外甥取得了联系,陈济棠、李振球听说又有新的发财之路,喜出望外,立刻派手下的亲信与红军进行秘密谈判。陈济棠还再三嘱咐:“忍辱负重,只许成功。”

毛泽民也来到赣州城,亲自部署钨砂出口事宜。他嘱咐江口分局局长姚名琨,务必利用粤军急于发财的想法,尽量抬高钨砂的售价。谈判时,姚名琨不紧不慢,一再讨价还价,硬是将钨砂价格从最初的每担8元抬高到52元。

很快,双方达成了钨砂交易秘密协定:进口货物由驻防在赣州的粤军第一师李振球部护送,从广东经信丰江运入苏区,再从苏区运钨砂给双田公司。

李振球在赣州做上钨砂生意后,驻扎在城外的其他粤军军官也都急红了眼。他们不甘落后,纷纷同当地商人合伙,也与苏区做起买卖来,用食盐和布匹交换苏区的钨砂和农副产品。中华钨矿公司生产的钨砂,被贴上印有“国防物资”的大封条,大摇大摆地由民团护送出境,换回了根据地急需的食盐、布匹、西药、军火等,还有白花花的银元。

就这样,中华钨矿公司在很短的时间内,销售量大增。1932~1934年,中华钨矿公司共生产钨砂4193吨,财政收入400多万元,成为当时苏区最重要的经济来源,钨矿带来的收入充实了国家银行的家底,有力地缓解了苏区军民的生产生活困难,对粉碎蒋介石的

作者:海风

随机推荐
秦始皇帝陵的修建
此人年过七旬,无意中说出身份,让​康熙​惊慌不已,立刻将其杀死!
永嘉之乱:一场少数民族纠纷决定了西晋覆灭的命运
秦汉间封建政体的反动
赵云为什么是​罗贯中​笔下最完美的蜀汉名将!
赤眉军击更始帝刘玄长安之战
​孙中山​去世,举国悲恸,却为何举行的不是国葬?
鸦片战争前英国与清军冲突,林则徐上书道光皇帝:七战七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