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脚羊,菜人!揭秘中国古代的人吃人乱象!

人相食,赫赫记载,人不相食,只是个伪命题。一部二十四史,多少往事成云烟。食人称庆的故事,商周秦汉魏晋隋唐宋元明清,哪里少过。

人的同类相食,有一点不同于动物,也是我们之所以被称为高级动物的原因。我们人类餐食同类,除了满足食欲之外,还有以下来源于所谓人类文明深处的其他追求。

就像我们深信吃了“唐僧肉”“童子肉”“处女肉”就可以达到寿与天齐,长生不老了那种功能性人肉。如汉吕后把彭越剁成肉泥,分食诸侯王,是为了震慑打击政敌。易牙烹炖儿子献给齐桓公,是为了让自己的荣宠更加稳固。二十四孝的割肉啖母就是认为自己的肉体做成的肉汤是上好的药物。

所以我们的文明有时候会愚蠢的认为人肉,可以使我们得到某种神秘的力量。
当然动物不会为一些看不见摸不到的虚无文明概念束缚,所以它们只能归列于低级动物。吃了同类,就是吃了而已。而我们人类的许多行为都会被人类自身创造的许多看不到的文明概念所束缚。很多情况下人类的这种同类相食的丑剧,并不是食不果腹的无奈之举。所以我们吃同类,会遭受人类自身的道德审判。但人又是多欲的,苍白的道德束缚在恶人面前只能无力。而那些恶人为了达到自己食人目的而不受良心谴责又会造出其他的概念,将食人的恶名予以消解。如五胡乱华时期称呼汉人为两脚羊,菜人。这样称呼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人和作为肉料的人区分开来。

自1387年至1911年间史料中所记载的各县发生“人相食”时间的次数,数据来源《明清时期灾荒食人现象研究》

而这种赋予文明意义的同类餐食方式让人觉得更加的卑鄙无耻,还不如动物的相残而相食的痛快。
煌煌华夏,贤哲所称许的三代夏商周,而商朝文明正是这种人相残的典型代表,商以前缺乏实物佐证,而难以断定。
但是文明因循相继的特点,又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幻想空间…………..。

一、殷墟祭祀文明断想
殷墟自被发掘一个世纪以来,考古学者在这里发掘出了数量惊人的被残杀的尸骸,一起出土的甲骨文显示,他们死于商人血腥的祭祀典礼。
累累骸骨告诉世人:这里掩埋了被忘却的血腥文明,梦魇般恐怖而悠长的岁月。
在殷墟一座宫殿旁边,发掘出一百多座杀人祭祀坑,被杀人骨近六百具。这些尸骨大都身、首分离,是砍头之后被乱扔到坑里。两个坑内还埋着十七具惨死的幼童。这座宫殿奠基时也伴随着杀人祭祀:所有的柱子下面都夯筑了一具尸骨;大门则建造在十五个人的遗骨之上,其中三人只有头颅。
商王陵墓区有一座人祭场,比操场大两倍以上,出土近3500具人骨,分别埋在九百多个祭祀坑中。尸骸很多身首异处,有些坑中只埋头骨,或者只埋身躯,甚至是在挣扎中被掩埋的活人。王陵区之外也有人祭现场。比如后岗一座坑内,埋着73具被杀者的骨骸,大都是20岁以下的男性青少年,甚至有十多具幼儿的尸骨。商人文化所到之处,如河南偃师、郑州的商代早期遗址,甚至东南到江苏铜山,也都有大型人祭场的遗址。

多年的自然变迁和人工已经破坏殷墟遗址,整个商朝共有过多少这样的人祭现场,就无法确知了。这些遗址时代早晚不同,说明人祭的做法曾延续了很多年。
它绝不是某位暴君心血来潮的产物,而是一个文明的常态。
但在被考古学家的铲子揭露之前,中国古史文献从来没有提及商人的这种习俗。
正如殷墟考古发掘所揭示,商人相信,上帝和祖先神灵主宰着人世间的一切祸福,而异族人的血肉,则是奉献给上帝和祖先的最好礼物——甲骨文中的“祭”字,就是一只手拿着肉块奉献于祭台。他们祭祀用人最主要的来源,就是羌人。甲骨文的人祭记载中,羌人占了被杀者的一大半。他们被称作“人牲”。


二、古公亶父至文王时期的西周是商人的“菜人”基地
亶父带领周族投靠商人之后,最主要的职责就是为商朝提供羌族人牲。
这是被后来周人刻意掩埋、忘却的历史,但出土甲骨文泄露了一点信息。
周族自己没有文字。甲骨文“周”字是商人所造。商人对杀人献祭有一个专门的动词:“用”。无数片关于祭祀的甲骨文都记载,商王“用”羌人男女和牛羊奉献神灵。甲骨文中的“周”,是“用”和“口”两个字的合写;《说文解字》对“周”字的解释也是“从用、从口”——在商人看来,“周”族特征,就是缴纳供“用”的人口。
商人的“周”字还有一种更可怕的法:“用”字的小方格中点满了点。甲骨文这种点代表鲜血,它来自被杀的人牲,是神明最新鲜的饮食。甲骨文还有专门描绘用鲜血献祭的字:一座凸起的祭台上,用点表示的血液正在淋漓滴沥下来。从血缘关系讲,古公亶父和周人的这种行为,是对家乡族人的无耻背叛。靠着捕猎羌人,周族成了商朝在西方的血腥代理人,也得到了相应的报酬。锋利的铜兵器可以帮助他们捕获猎物;商人马拉战车的军事技术,可能也在这个时候输入了周族。
亶父以来三代人、近百年时间里,周人都在努力趋附商朝。
按照传统婚俗,周族首领应当隔代迎娶姜姓的夫人。亶父的夫人就来自羌人,说明在他当年结婚时还没有背弃西方盟族。但他的儿子季历、孙子周昌(文王),两代人都是从东方迎娶夫人,这表明了他们投靠商朝的姿态。

周公还要消灭有关朝歌的一切,自己和兄长遭受过的梦魇都要永远深埋。既然不能斩杀尽所有的殷商遗民,就只能修改他们的记忆,让他们自以为和别的民族没有任何区别。商王的甲骨档案库早已随着朝歌焚烧一尽;其他各种文献记载也被秘密审查、销毁。
商人几百年的血腥暴行都归于纣王一人,他负荷着千百万人的罪恶,被涂抹成了完全丧失理性的疯子,以至孔子的学生子贡怀疑:关于商纣暴虐的很多说法都是后世人的虚构: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三、虚无文明概念下的人类行为
其实细思极恐的是,若不是周战胜了商,而是商战胜了周。那么以周礼为核心的文明体系,只是一缕青烟,虚无缥缈。

而商的以人牲的残酷祭祀,又会为华夏大地带来什么样的文明呢?
每念及此而思之愈深,不禁毛发悚立,越觉恐惧。
社会上形成一种习惯,那么这种习惯随着时间推移,就会变成一种文明常态。
按照商文明的发展模式以及特点,不要说用人牲祭祀了,哪怕食几块人肉恐怕也会变成一种习以为常的行为吧。
何况鲜活的生命以神的名义可以使之瞬间毙命,那么时间推移,在某种契机下,某个地方诞生了一种以食人肉的文明。就像遍布非洲、中美洲的食人族,以猎杀他族人以满足自己精神、肉欲呢。
或者发展到高级阶段,国家又会不会专门猎取蛮夷饲养在“菜人”的基地呢。
然而,商,亡了。
代之而起的周正以另一种文明形态统治这华夏大地已有两千年之久。
商周鼎革,是为华夏新生。
继商而起的周文明一改商文明的血腥屠杀之策,代之以礼制,冀图克制人的残暴嗜血的狂暴之性。
周王朝以后虽然时有人牲殉葬的事情发生,但那都已是小概率事件。同样食人肉,也成为了文明的忌讳。
除非是在兵祸饥荒年代,食不果腹性命堪忧的情况下,国人才会不得已易子而食,以保全性命。当国富民丰的年代,人并不会出现相食的事件。
因为五谷牛羊可以完全保证食物热量的摄取,而吃两脚羊(五胡乱华时汉人被称为两脚羊的肉料)等同于杀人偿命。这样的代价实在太大,几乎没有人敢于以身试法。
所以食人的历史事实在明末之后成为了传说,所以今日的我们还在一本正经的讨论着为什么人会食人。

参考资料:李硕《周灭商与华夏新生》。

随机推荐
如果​戚继光​还在,努尔哈赤的铁骑还能踏进中原吗?
上联:“天下口,天上口,志在吞吴”,​ 刘伯温​试对的下联经典到爆
朱元璋最忌讳的一个字,如今我们天天用,但在当时谁敢写就砍谁头
​皇太极​姐姐,两次婚姻都被当成政治产物,成大清唯一被凌迟的公主
曹操的小儿子曹冲怎么死的?
何成濬日记揭秘:​蒋介石​想要枪毙的余师长为什么没有枪毙?
欧阳修、朱熹、王安石都是大奸臣,是谁在骗人?
日本人杀了一名东北兵,​ 张作霖​如何解决此事? 做法令国人大声叫好